酶法多肽专家邹远东与戴安中国有限公司(Dionex)生命科学部亚太区经理Angelika Koepf在深圳蛋白质和多肽科学大会上


长线条产品合集


厂区一角


生产车间一角

  在今年的湖北省优秀企业(金鹤奖)和湖北省优秀企业家(金牛奖)表彰大会上,“酶法多肽”之父——科学家邹远东因把“重大发明成果”酶法多肽推向了产业化而获得“金牛奖”。为了研发和推广酶法多肽系列产品,邹远东在科学、技术、发明、科普、企业等各方面都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也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但当问到最令他有成就感的是什么时,他却谦虚地说,是在回首这段历程时,感到自己“为这个世界做了一点事情”。

邹远东口中的这“一点事情”,包含着酶法多肽理论及实践中所创造的科技、健康、企业、产业等各方面的多重价值,大不简单。

  科技价值:超越氨基酸,直指现代病

谈到“酶法多肽”的科技价值,邹远东向记者介绍了一条消息:2004年10月6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04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两位以色列科学家和一位美国科学家,因为他们发现了泛素调节蛋白质降解即“酶”的作用。这一条消息,是对“酶法多肽”重要科技价值的最好注释。

邹远东告诉记者,“肽”是生命存在的形式,是生命的活化物,是生命的“桥梁”——人体的活性物质是以肽的形式存在的,没有肽就没有生命。过去的科学研究认为,人体吸收蛋白质主要是以氨基酸的形式吸收的,近年来的科学研究发现,人体吸收蛋白质主要是以小肽的形式吸收的。这个发现引发了21世纪营养革命,肽正在逐步取代氨基酸,21世纪正在成为肽的世纪。

既然肽对人体这么重要,为什么过去的人不补肽,而现代的人却需要补肽呢?邹远东回答说:过去的人之所以不补肽,一是因为肽未开发出来,人们还不认识肽、不了解肽,更不了解肽对人生命的重要性。人体的活性物质主要是以肽的形式存在的。二是过去的人类,特别是我们国家,基本上属于落后的农业化国家,但人们生活在绿色的自然环境中,生活节奏比较慢,蛋白质食物虽然不怎么丰富,所食的食物蛋白质都比较绿色环保,但人体降解蛋白质的能力比较强,人体消耗蛋白质能量也不怎么大,所以,出现的“现代病”少。而现代人就不同了,现代人生活在工业化国家,大气污染、土地污染、水资源污染、食物被化学农药污染,因以上原因,人体降低蛋白质的能力大大减弱,为此人体缺乏肽。

有人提出,现在蛋白质这么丰富,如禽蛋、豆制品、肉食品等天天可以吃到,为什么人体还缺乏蛋白质—肽呢?这个问题问的好,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蛋白质食物极为丰富,一方面人体却缺乏肽,这是因为人体的消化吸收系统,也就是降解蛋白质系统是爹妈给的,人的消化吸收系统就那么大,它不能放量,也不能扩容,但是人们都忽视了这一点。在蛋白质极为丰富的情况下,人们拼命的吃,早上一杯豆浆,一杯牛奶,两个鸡蛋,中午肉食,晚上肉食,使人体消化系统不堪负重,结果把肝吃坏了、肾吃坏了。就拿肾脏来说,蛋白质过多进入人体后,降解不了,大分子蛋白质就积压在肾膜上,肾膜本来是过滤小分子蛋白质,当大分子蛋白质积压多的时候,就会强行穿透肾膜,肾膜被破坏了,肾病就发生,就出现蛋白尿、尿毒症,要到医院透析。那么,大分子蛋白质又不能多吃,人体降解蛋白质的能力又没有过去的人强,现代人消耗蛋白质能量又比过去大,如何解决这些难题,那就需要服用体外模拟人体降解蛋白质模式获得的小分子肽,最好是酶法多肽,它不需消化,直接吸收,吸收时不需要耗费人体能量,不需要肝脏合成,而是直接进入细胞,发挥生理活性作用及重要的生物学功能。“要提高免疫力就应补肽,补肽就应补‘酶法多肽’”。据业内权威检测机构评审,比较当今市场上众多的保健品和肽产品,九生堂研制、生产出的“三九蛋白肽口服液”、“三九牌大豆多肽口服液”、“三九牌调脂康口服液”、“三九牌长线条口服液”、“九生牌苦瓜多肽口服液”等“酶法多肽”系列产品有三个突出特色:一是具有极强的活性和多样性。邹远东研制、生产的“酶法多肽”系列产品均是分子量段在1000~130的小肽。小肽的最大特点是活性强,生理功能多,具有十大吸收机制,在人体具有传递信息的功能和输送微量元素功能。二是他研制的肽是从平常人所食的食物蛋白质经过生物催化获得的,服用没有任何风险。此外,邹远东研制、生产的“酶法多肽”系列产品与当今市场上出现的多肽产品最大的区别,是经过了权威机构和资深专家无数次的评审、论证,是“过五关斩六将”获准的。三是免疫功能佳。

  健康价值:用“肽”强健中国人

邹远东说,他的理想是“用肽强健一代中国人”,而最令他感动的,便是当“酶法多肽”系列产品给人们带来健康后,人们发自内心的感谢。

“酶法多肽”系列产品中的主打产品三九蛋白肽口服液是个大营养库,含有75%的肽,还含有18~20种氨基酸、多种维生素、微量元素及化合物,钙的含量也很高。服用“酶法多肽”系列产品,还可促进人体对蛋白质、维生素、氨基酸、钙、铁、锌、硒、镁、铜等多种对人体有益微量元素的吸收。邹远东研制、生产的“酶法多肽”系列产品还具有调节机体免疫力的特殊生物学功能,是防止电脑辐射、家电辐射、玻璃幕墙辐射、室内装修辐射、放疗辐射以及食品中化学物质、残留农药、环境污染等“现代污染”的“保护神”。邹远东研制、生产的“酶法多肽”系列产品使服用者增添了营养,增强了体质,被许多服用者赞誉为“生命肽”、“造福肽”、“功臣肽”。

  产业价值:让“酶法多肽”变成十亿农民的“点金大产业”

邹远东出名了,九生堂出名了,“酶法多肽”出名了,很多企业很多人都跟着“搭班车”,一夜之间,全国冒出成千上万个肽企业,很多甚至有模仿侵权行为。邹远东喜忧参半,喜的是他选定的“冷门”,如今成了“热门”,终于盼来了肽产业的春天。他说,这么多人踏入肽行业,是好事,走的人多了,就会成大路。忧的是泥沙俱下、鱼龙混珠,有的人连肽是什么都没弄明白,就在那里谈肽做肽,做假肽,不要把刚刚兴起的肽产业给扼杀了。

“创造‘酶法多肽’大产业”,是邹远东最倾心做的事。在这件事上,他下功夫最多的是要将“酶法多肽”变成十亿农民的“点金大产业”。我国是农业大国,幅源辽阔,农副产品和土特产及含蛋白质可食的动植物种类较多,资源十分丰富,既有耕作资源,又有野生资源,都可以用来深加工。运用蛋白质工程的分离技术,将其分离纯化,再运用生物工程的酶解技术,将其制成品种不同、功能不同的小分子活性多肽。如把皮革加工的边角料深加工为“胶原蛋白肽”、把蚕丝或丝产品的边角料深加工为“丝蛋白肽”、用海鱼、海参深加工成“鱼蛋白肽”、“海参蛋白肽”和“环肽”、将香芋深加工成“香芋多肽”,等等。

农副产品生物工程深加工,制得酶法多肽经济效益十分显著。含蛋白质的农副产品,用酶法深加工后,获得的多肽产品价值比最初的原料产品本身升值5~10倍,有的甚至几十倍。

酶法多肽有利于农副产品蛋白质资源的综合利用和环境保护。用含蛋白的农副产品初加工的大量下角料进行生物工程的酶法改性深加工成“酶法多肽”后,可以用来作为药品、医药原料、保健品、营养品、功能食品、食品强化剂、婴幼儿食品及老年食品添加剂、运动员饮料及食品等,还可以用来作动物饲料添加剂、农作物植被生长剂、抗氧化剂、防腐剂等,且在工业化生产中没有任何污染。

用生物工程的酶解技术生产的“酶法多肽”,其技术创新,而设备简单,生产成本低廉,市场竞争力比较强。运用农副产品深加工获得“酶法多肽”,还可解决农民卖粮难、卖畜难、卖禽难、卖蛋难、卖果难、卖鱼难等问题,有利于减轻农民负担,帮助农民致富,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步伐。更有意义的是,它是一个资源节约型产业,可把一粒粮食、一枚蛋的营养做成相当于10~100倍的营养,可节约大量的食物蛋白质资源。

为了推动酶法多肽的产业发展,让社会认识和了解“酶法多肽”,普及“酶法多肽”知识也成了邹远东最热心做的事。“要想让科学技术惠及人类,最根本的是要让人类了解和掌握科学技术知识”。除了著书立说,撰写大量论文和科普文章外,邹远东还采取各种形式,通过各种途径进行“酶法多肽”科普讲座。无论是首都北京,还是僻远的城镇;无论是沿海发达地区及香港、澳门特区,还是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无论是大学、大医院,还是大商场、展销会,都传扬着邹远东进行“酶法多肽”讲座的声音,都印留着邹远东传播“酶法多肽”知识的足迹。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邹远东所作的“酶法多肽”讲座不下于200场,行程不低于20万公里,散发“酶法多肽”宣传品不少于150万册(份)。为了让“酶法多肽”知识更加普及,邹远东还创建和注册了“中国肽谷”网站。由于“中国肽谷”网站信息丰富、资料权威、时效快捷,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登录访问、点击浏览、咨询检索者应接不暇,要求合作、加盟者接踵而来。

正如《光明日报》报道中所说的那样,随着邹远东从科学家变成科普作家,九生堂的一个个“酶法多肽”产品走进了市场,走进了解放军301医院,走进了拉丁美洲瘤症治疗中心,走进了广交会,走进了香港铜锣湾高档次的崇光百货商场,远销到美国、英国、印度尼西亚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最终走进了家庭,走进了消费者。一个崭新的“酶法多肽”产业,从武汉的东湖高科技开发区,向全国辐射……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